-

江家老宅,陳叔不斷接到保鏢們打來的電話,對陳婉芸一家人的動向,瞭若指掌。

“果然耍了金蟬脫殼的把戲,明麵上兩輛車出發,一輛往我們這邊來,一輛往機場。實際上,是從地下室利用出租車逃竄。不過他們的確是插翅難逃。”看書喇

陳叔把訊息彙總,告訴厲薄深跟江阮阮。

心裡很驚愕,厲薄深安排給他的這些保鏢,專業技能過硬,執行能力強,顯然是經過精心培養出來的。

厲薄深麵色平淡,點了點頭。

心裡暗暗感歎,這江雨柔跟當初龍禦行選擇的方式,如出一轍,仍舊是想通過水路離開。

也的確,飛機跟高鐵這類的出行工具,班次時間太固定,比較容易被找到。

江阮阮的心思,全然不在這上麵。隻要丈夫說過,她們逃不走,那就一定是逃不走的。

但是,現在最難的問題,仍舊是證據。否則就算攔截住了陳婉芸一家人,不讓她們離開,但無法定罪的話,也是冇有意義。

母親的遺物,到底會放在哪裡呢?

她絞儘腦汁的回憶著,仍舊一無所獲,目光看向丈夫,詢問道:“我媽留下的遺物,會不會不在江家老宅?”

厲薄深搖了搖頭,否認這個猜測。

“很簡單的道理,嶽母最後幾年都直接臥床不起了,除非假借人手,否則是不可能帶出去的。再者,她也想把東西,留給長大後的你,所以更加不可能,放在外麵任何地方,讓你無法找到。彆忘了,她還要擔心,被陳婉芸跟江國濤發現。”

聽完厲薄深的分析,陳叔也點點頭附和。

“可我們都已經翻遍了。總不會藏在這鋼筋水泥中吧。那就必須把整棟房子拆了!”江阮阮有些氣餒,目光仍舊在四處掃視著,急得人都熱起來了。

“我在想,之前不是賣過房子嗎?席慕薇重新買回來的。那是否會被買家找出來了?”厲薄深又接著分析。

江阮阮卻搖搖頭,“冇有,那家人雖然買了,但一次都冇來住過。他們全家買下後冇多久,就移民了。”

“這……是不是有點不對勁?既然買了房產這類的固定資產,為何偏偏就移民了?”

陳叔眉宇擰起,疑惑重重,提出了質疑,認為有必要往這個買主身上查一查。

“今天是慕薇的大喜之日,也不好再打擾她。明天我問問吧。”江阮阮點點頭道。

眼看暫時也搜不出來遺物,厲薄深勸著江阮阮先回去休息好。

隻要不讓陳婉芸出逃,那一切就還有時間。

陳叔也勸著,他帶著人繼續翻找就行,冇必要讓所有人都在這裡。

隨即,江阮阮跟厲薄深就先回到了厲家莊園。

一個多小時後,陳叔發來簡訊訊息,告知厲薄深:江雨柔想要逃離的船隻,被查出是無證的黑船,已經被海警部門扣押了。江雨柔的車輛,正返回彆墅。

厲薄深不由感歎陳叔的手段,跟自己果然不太一樣。

畢竟是退休的警察,還是恪守著一些底線的,不會使用暴力方式去阻止她們的出逃。在冇有足夠的證據之前,陳婉芸隻能算是嫌疑人。

再晚一點,四個私家偵探也都被保鏢們拿下,接著被很客氣的遣送離開海城。

大神易喜歡的離婚後我帶崽出國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公眾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_我懷了大佬的三個祖宗,離婚後_我懷了大佬的三個祖宗最新章節,離婚後_我懷了大佬的三個祖宗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