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澹淵神色一凜:“當年燕王修築堤壩的圖紙還在嗎?”

話音剛落,他想到了那個被大水沖毀了大半的縣衙,心一沉,怕凶多吉少。

誰知乾瘦老頭說:“縣衙裡的怕是冇了,但當年草民等人為了方便施工,曾臨摹過兩份,草民家中有一份,草民去找找。”

“有勞老丈。”風澹淵感激道。

“不敢不敢。”乾瘦老頭急急擺手。

中年漢子愣了愣,趕緊追上乾瘦老頭:“老、老黃,我幫你一起找!”

雖說宸王跟傳聞中的煞神完全不一樣,可站在這樣的大人物麵前,壓力很大的哩! 小半個時辰後,乾瘦老頭拿著一個布包回來了:“宸王爺,快二十年前的東西了,有些地方瞧不太清了。”

“無妨。”風澹淵打開布包,仔細看了一遍圖紙。

的確老黃所言,有小半的地方瞧不清了,好在他年幼時翻過不少燕王的水利圖,若要還原,問題也不大。

讓風玄取了筆墨紙硯來,風澹淵憑記憶和防洪原理,補足了模糊不清之處。

修長如玉的手指著老黃所說的洞口處,腦中迅速模擬了一遍水位高漲後此處會如何的過程,頓時覺得不太對。

僅這個洞,達不到毀了這個堤壩的結果。

所以——

“風玄、風成,記住這張圖,帶人下水沿著堤壩徹查一遍,看哪裡還有與圖紙不一致的地方。”風澹淵下達命令。

暗衛們領命而去。

中年漢子一臉懵,老黃卻隱隱猜到了。

暗衛們沿著堤壩,前後查了近三十餘裡,一共發現了五處與圖紙有出入的洞,且如老黃所言,都是被人為破壞。

風澹淵將那四處洞標在圖紙上,一驚:正是其中三處造成了這次決堤,而剩餘兩處若是不儘快補上,即便修好了上麵的堤壩,水位一高,後果依舊不堪設想。

“立刻將這幾處洞補好。”風澹淵沉著聲吩咐,麵色亦一片冷峻。

蔡縣,隻不過是一個普通縣城罷了,縣令膽小,縣丞貪財,冇什麼值得費心思去算計的。

既然算計的不是蔡縣,那就隻能是從蔡縣經過的他了。 從北疆至帝都,途徑蔡縣這條路是最短最快的,也就是說:有人要攔著他,不想讓他這麼快回帝都。

“風青,這幾日帝都可有發生大事嗎?”

風青回覆:“並無大事,一切安好。”

恰好來喊風澹淵吃飯的小世子,聽聞此話,眨了眨漂亮的桃花眼,出聲反駁:“有大事的呀,孃親信上說了,皇後孃娘快要生小皇子小公主了呢。”這麼大的事,你們竟然忘了?

風澹淵一怔,心頭不知怎的籠上了一片烏雲。

二十年前,皇後生太子前,帝都一切安好。

皇上去軍營巡視,皇後提前發動,貴妃藉機想要除去皇後和太子,封鎖了皇後生產的訊息不說,還遣走了太醫院擅長女科的太醫。-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公眾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魏紫風澹淵最新章節,魏紫風澹淵最新章節最新章節,魏紫風澹淵最新章節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