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翦秦懷柔 第14章

小說:周翦秦懷柔 作者:周翦秦懷柔 更新時間:2022-10-10 03:51:24 源網站:筆趣閣API

-

慶王府,極其威嚴,為數不多的霜雪都被清掃乾淨。

幽幽檀香四起。

一個青年男子蟒袍玉冠,正在看書,背影非常的高大挺拔:“查清楚了嗎?那批詩詞來自何處?”

他的聲音,異常磁性。

一個黑衣下人跪著:“回小主,宮裡的眼線查清楚了,背後之人竟然是當朝皇後,秦懷柔!”

啪!

青年猛的合上書卷,眼神射出了一道寒芒,繼而冷笑連連:“本王這皇嫂,真是好了傷疤忘了疼,鐵了心跟本王作對!。”

“不過這些詩詞,如此驚世駭俗,到底是誰在幫忙?”

黑衣下人蹙眉:“小主,如果任由發展,那麼夏延他們的計劃可就要落空了,霍恩召集門生故交,也在湊錢。”

“這些詩至少要賣幾十萬兩......”

“還有秦震那邊,提前剿匪,已經乾擾了計劃。”

“哼!”青年重重冷哼:“冇那麼容易,本王早有設計,秦震他剿不成匪!比起如何破壞他們籌錢,本王更在乎是那些混賬東西,還敢幫皇帝做事。”

“去查查詩是誰寫的,查到後,全部滅九族!”他眼中劃破一道凶光,天子不敢殺,其他人,就無所謂了。

黑衣下人躬身:“是!”

人走後,又有人閃身進入書房。

同樣是黑衣人,對小慶王尊敬無比:“小主,九州提督董卓已經得知董貴妃被圈禁的事,十分震怒。”

“他說小慶王乃人中龍鳳,有時間可以一聚。”

聞言,小慶王噌的一下站了起來,無比激動,隻是那張臉藏在陰影裡,永遠看不到真容。

火熱捏拳道:“好,好,好!”

“有了他的助力,本王何愁大事不成?”

“既然董卓有意靠攏,那麼一切就都簡單了,你立刻讓人送一百萬兩銀子給董卓,就說是小小心意,不求回報。”

“京城的事,他一旁觀望就行。”

“是!”

書房,小慶王一個人,眼神閃爍,時而陰沉,時而火熱,最終爆發出一抹殺機!

“......”

三天後,周翦所有的詩都賣了出去,賣了很高的價。

在他的授意下,霍恩選拔官員多達五十多人,安插在了朝堂各部,任何不服者,都被周翦以雷霆手段鎮殺。

隨著他親理朝政,很多貪官都浮出水麵,也被一個接一個的斬殺,凡有牽連者也都是死,冇有任何留情。

周翦深知,權力角逐,仁慈等於自殺!

京城血腥味,可謂沖天!

貪官家裡錢財無數,全部被周翦火速收繳,不過戶部,過了也是進戶部尚書顧司的腰包。

一次又一次的出手,讓朝堂各部,還有各方勢力憤怒不已,一股子火焰冒了起來。

夏延等人多次寫信給小慶王,但冇有得到回覆。

第五天。

一則訊息的傳回,打破了京城的寧靜,也徹底將水攪亂。

“報!!”

“陛下,秦震將軍率軍一天一夜,橫掃紫州最大流寇,處決五千多人,活捉山大王裘鷹,而今正在班師回朝的路上!”

聞言,朝堂轟然一片,震驚,憤怒。

不少人猶如被踩了尾巴。

“陛下,這是什麼意思?”夏延站出,怒不可遏,差點冇有直接噴血:“咱們不是說好了,剿滅蟬州最大的馬匪嗎?為什麼改道去紫州了?”

“冇錯!”兵部侍郎站出來,臉色難看道:“秦震,這是罔顧聖意,私自行軍,罪大惡極!”

“應當處死!”

“冇錯,處死!”

“......”

周翦冷笑的看著下風,淡淡道:“什麼叫罔顧聖意?秦震改道去紫州,就是朕下的命令,怎麼?你們不服?”

眾人被噎住,有種被耍了的感覺。

他們其中很多人都明白,蟬州是佈置的陷阱,秦震去了不可能勝,但陛下居然鬨這麼一出!

夏延臉色陰沉,拱手道:“陛下,咱們說好的是蟬州,您這樣等同於欺騙我等,既然如此,北大營的兵權,還有我等錢財,都不能作數!”

周翦站起來,走下龍梯,一步一步逼近他。

群臣忌憚,紛紛後退。

夏延汗水滑落,但咬牙定住了。

“你是在跟朕討價還價嗎?還是你在跟朕爭奪兵權?”周翦眯眼,極其危險。

眾人頭皮一麻,雙腿發軟,好大一頂帽子!

夏延擠出一抹難看的笑容:“陛下,微臣冇有那個意思,隻是咱們提前說好是打蟬州的馬匪的。”

“呸!”周翦一頭唾液噴在他的臉上,讓四周再次一震!

“蟬州馬匪是剿,紫州流寇不也是剿?難道說夏大人你覺得蟬州的匪患比紫州還要大?”

“你剛纔冇聽見,秦震處死了五千多流寇,五千多啊!”

夏延的皮肉在顫抖,雙全緊捏,心中怨毒嘶吼,皇帝小兒你敢當中吐我唾沫!

“老東西,知道你不服,但你不服也給朕壓著!”周翦何等眼力,低聲冷冷的說道,而後轉身,根本不怕這個傢夥。

“來人,提前擬旨,秦震將軍剿匪有功,封國公之銜,兼領北大營將軍之職,賞銀三千。”

聞言,多少朝臣都黑了臉。

被坑了!

被陛下坑了,他這是要秦震名正言順統禦北大營啊!

“陛下......”有人要反對。

周翦猛的轉身,眼神凶悍:“誰敢反對?”

那人一顫,生生把話給憋了回去。

“誰同意?”他又道,俯瞰下方,霸氣十足。

霍恩以丞相之職,立刻站出來,拱手一拜:“微臣,同意!”

陸陸續續有上百官員站出來,跪地一拜:“陛下,我等也讚成。”

許多中立的朝臣,硬著頭皮也隻好慢慢跪下,僅剩下了三分之一的朝臣,臉色鐵青的站著,但他們卻是朝廷的重臣,掌管了最多的實權。

夏延等人看著而今的朝堂,心中大吼這是要變天啊?!他們危機感逐漸暴漲,如果秦震回了朝,陛下軍方也有人支援,還有自己的活路嗎?

一個個的,眼神不約而同露出殺機。

......

下朝之後,夏延等人紛紛偷梁換柱,坐上了不知名的馬車,消失在京城。

這一次不是他們主動要見小慶王,而是小慶王得到訊息,震怒不已,主動接應的他們。

被周翦擺了一道,他自然不爽,而且近日被殺的心腹太多了,周翦顯然是要清理朝堂,秦震又得勝迴歸,封賞都下了,這還得了?

加上九州提督董卓的示好,種種原因導致小慶王再次不甘寂寞!

夜裡,下了一場大雨傾盆,整個京城刺骨淩冽,那烏雲滾滾,彷彿醞釀了看不清的暗流和殺機!-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公眾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周翦秦懷柔,周翦秦懷柔最新章節,周翦秦懷柔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